>> 欢迎进入Regina里贾纳华人网-加西论坛! 客人:你好!登陆 | 注册 | 忘记密码 | 搜索 | 帮助  
 Regina 里贾纳华人网-加西论坛
 海外文摘 [返回]
   三毒女的黄昏(于丹、咪蒙、陈果) 
标记论坛所有内容为已读 
>> 海外文摘欢迎您的到来 << 

发表一个新主题 回复贴子 开启一个新投票   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三毒女的黄昏(于丹、咪蒙、陈果)  回复贴子 保存该页为文件  本贴有问题,发送短消息报告给版主  加入个人收藏&关注本贴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hxk
  此人为版主
头衔: 论坛版主

 

威望: 0
级别: 城管级
魅力: 478955
经验: 291047
金钱: 994408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47804
总共回复: 68
发帖总数量: 47872
登陆次数: 4795
注册日期: 2002/03/09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本文授权转载自:魏克漫画

ID:gh_54fa003dcae7

作者:魏克


于 丹



在北大讲堂,于丹被轰下了神坛。

于丹前些年很是火了一把。


她在百家讲坛、电视访谈上面带笑容娓娓道来的样子很是亲切,夹杂着婆婆妈妈的语重心长和邻居大姐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的好心。更多是一种知识女性文采斐然绵绵不绝的妙语连珠。言论间充满智性,优雅里不失亲切。


其充满矫饰的语言风格以及信手拈来的诗词名句一时风行全国,让很多人一下子闻到了久远的“国学”味。


中国多年来流行的是“知识无用论”。大家虽然也读过点书,但人文教育基本缺失,并无多少“文化”,于是乎各种“文化”就大行其道。什么酒文化、茶文化、禅文化、道文化,几乎万事万物皆可文化。所谓国学也趁虚而入,讲《论语》,讲《三国》,讲明朝那些事儿,一讲一个火。


在这种环境下,于丹火了。



于丹的简历是这样的:


于丹,1965年生于北京。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中共党员、古典文化的普及传播者。在《百家讲坛》等栏目通过《论语心得》、《庄子心得》等系列讲座普及传统文化,以生命感悟激活了经典中属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其中《于丹〈论语〉心得》一书获得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版权金奖,国内累计销量已达600余万册。


如此辉煌又满腹经纶的于丹,有一天却突然倒掉了,倒得有些突然,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2012年11月17日晚,于丹在北大百年讲堂被学生起哄,轰下了舞台。评论者认为这是大家对这个伪文化人长期兜售心灵鸡汤的反感引起。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曾经指责于丹讲的《论语》“漏洞百出,一分钟一个硬伤。”


以《论语》为代表的儒学,宣扬的是三纲五常、中庸之道、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的。学理上的阐释或许也冠冕堂皇,但落到实际应用中,则变成了没有原则、奴化、服从威权。所谓修身养性,也无非变成了苟且、妥协、势利、见机行事。所有这些,都造就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所有这些,也都在于丹笑里藏刀的软性阐释里被再次激活。


于丹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

又曰:“人生苦短,相逢的狂喜,必经的崩溃,所有的境遇,自在人心。你若匍匐惊惶,即使走到最好的地方,仍是毁灭;不改坚定天真,则任凭何处,都是成全。”

其所表达的内容及其所沉浸的文化语境陈腐过时且不论。我想问问于丹,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写字?


乡间俗语,管那些喜欢拽词弄文者的话叫“文屁冲天”。于丹操着曲里拐弯的古文句式,捻着半生不熟的古词,夹杂着现代庸俗社会学和成功学什么的,成功地熬了一大锅文屁冲天具有蒙蔽性的毒汤。其汤,闻上去五味杂陈,细品却空空如也,咀嚼不出个所以然,而且有毒。普通读者或许一时发蒙,但其缺乏实质性内容的花哨表述,终究难逃文人学士们的法眼。

于丹谈悠闲、谈天真、谈柔软、谈欢喜、谈恬淡、谈清欢。但很少见她谈人生的艰苦、世界的黑暗,理性的批判,以及对公平正义的呼唤。

当于丹谈起雾霾,算是把她的心灵毒鸡汤推向了登峰造极之境。她说:可以“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俨然是鼓励大家大练我中华神功。有了金钟罩、铁布衫护体,别说雾霾了,连核辐射都不怕。咱义和团完全可以刀枪不入,勇敢地以自己的愚昧迎接现代文明子弹的扫射。

多年前我在微博上发文说:“于丹垂着儒学长袖,转动着油滑的中庸眼睛,大谈快乐哲学,劝慰人们要‘适应日常秩序’,对民众进行奴化和软化教育,让人反感。所谓快乐哲学多是自我麻痹,本质是屈服,忍耐、放弃思考和追问,是屈服于威权和对社会不公的无视。其饱含温度的敦敦言论实乃是闭塞民众视听、鼓励民众逃避现实和放弃抗争。”

于丹自己是那么教导大家要温和、忍让、快乐、知足、感恩、不抱怨、认天命。遇事多找自己原因,别怨外界。总之最好是跪在地上服服帖帖的。可她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于丹在伦敦把她下榻的酒店闹了个天翻地覆,称不够她的档次,三天换了三个房间。为了摆架子,还在日本大闹了一场。


这些丑闻让她从自己的谎言中露出了丑陋面目:她也无非是个欺世盗名之徒。


有个电视台在播报这个新闻时评论说:于丹是一个言行不一的人,嘴里宣讲着真善美,可在现实生活中自己却不能做到与人为善、恪守己德。

老梁评价于丹的言论是“心理按摩”,也就是迷魂汤。老梁分析说:“于丹在北师大研究传媒,她了解观众想听什么,她也更加了解这个社会的所谓主流欣赏的东西,她的上级喜欢听到什么东西。”


于是,于丹高瞻远瞩游刃有余地利用各个阶层的缺点和缝隙巧妙地渗透着她精心罗织的语言,这让我想到了“巧言令色”一词。巧言,即花言巧语。有些词语是充满机巧且有害的,于丹式的语言即是如此。


巧言的于丹,在缺少文化的中国大众精神里熬着毒汤,时间长了,终于还是被戳破了把戏,于是终于倒了,混不下去了。


但是,一个于丹倒了,会有更多的于丹以各种面貌粉目登场。咱中国大地,从来就不缺少这些熬毒汤的人。


于是,有个叫咪蒙的女人,有一天熬毒汤也熬出事了。


咪 蒙



一不小心,就被一篇爆文爆飞了。

咪蒙是谁?恕我阅读有限,在《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造假一事没有爆发之前,我还真不知道有这号人。也可能是我的阅读趣味不在那一个层面上。



既然我不知道她,相信有很多人也不知道她,那就搜一下她的简介吧:


咪蒙,原名马凌,女,1976年生于四川南充,山东大学中文系硕士,媒体编辑、作家,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首席编辑。公众号“咪蒙”创始人,北京十月初五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出版有多本著作。


事件的爆发过程是这样的:

2019年1月29日,许多人被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10万+爆文刷爆朋友圈。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寒门子弟周有择逆袭成为高考状元,最终又被厄运击倒患病身亡的事情。


他是真的聪明,家里也是真的穷。”别人的理想是改变世界什么的,只有他的理想是:“好好赚钱,好好做人。”


他去世的时候,还差4个月满25岁,银行卡里的钱也是少得可怜。


周有择在大学除了一直拼命学习之外,还一直不停地打工。“他出去做家教,也出去当麦当劳服务员,17块钱一个小时;发传单,晒一天挣60块;在学校帮人取快递,取一次1块钱跑腿费……他就靠着这样一块一毛攒起来的钱,养活了自己,交了学费。”


如此辛苦且努力活着的人却没有好运,这样的贫寒状元注定没有出头之日。“有的人,只有一根破破烂烂的绳子扔在他的面前。他这辈子,都要用尽全力地沿着井壁往上爬,头破血流也不能停下来。最坏的结果就是,爬到马上就要看到光的地方时,功亏一篑,摔回井底。”


但是呢,有的人就可以无需努力也能轻松地在灯红酒绿里游刃有余,玩弄商业和财富于股掌之间。“后来我顺风顺水,却在人生的功名利禄灯红酒绿中迷失了自己。”,看似自责,却是在炫耀自己的财富和成功。


“得知周有择的事情那天,我在北京国贸的居酒屋里跟一个投资人聊天。……对方是个40多岁的投行圈大佬,戴着劳力士的绿水鬼,说话三句一个VC、五句一个PE。

我坐在他对面,穿着低胸的衣服,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化了精致的妆容,全程装出一副崇拜又夹带着爱慕的眼神半仰视地看着他。”


……


瞧瞧,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啊,周有择们奋斗不止为了生存只想赚钱却苦海无边在悲惨中死去,而她却在国贸里轻松地露着诱人的乳沟。和投资人“聊未来的经济形势,聊什么行业有红海蓝海,聊如何快速套现,聊行业内的财务自由神话。”只要愿意,成功和财富也是可以召之即来的。


这篇文章完美地消解了奋斗的意义,还宣扬了一种充满歧视的宿命思想:穷人挣扎再狠,也得摔回井底,摔回穷窝。那些富二代什么的无需努力,轻松就能获得富贵享乐。这不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老调嘛,这里还有韩剧、商战剧的影子。


这篇文章很迎合那些学习不好、以及疏于努力者的趣味,是一个很好的安慰剂或者麻醉剂。

但随后,有网友指出该篇文章存在多处破绽和逻辑漏洞,涉嫌造假。一时之间遭到大家的口诛笔伐。


2月1日,咪蒙发布道歉信,宣布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咪蒙微博永久关停。


2019年2月1日,人民日报官微就咪蒙事件发表评论:“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当文字商人没错,但不能尽熬有毒鸡汤;不是打鸡血就是洒狗血,热衷精神传销,操纵大众情绪,尤为可鄙。若不锚定健康的价值坐标,道歉就是暂避风头,‘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就变成一地鸡毛。”

咪蒙们为了赚钱,不惜编造造假文章,这是大众深恶痛绝的一种网络欺骗现象。


但导致口诛笔伐的一个根本原因还在于其熬制精神毒汤引起的反感,这和于丹的倒掉原因是一样的。

 

那么,咪蒙的毒汤,其度数又是几何?大众对她的批评是否只是只言片语的挑剔苛责?为了论述客观,我从网上搜来了她的《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一书里的文章来看。一看之下,发现毒汤度数还真不小。


此书开头一篇是《我的爸爸要结婚了》,文章讲自己的父亲是一位老板,花天酒地,多次出轨,结了三次婚,还和朋友兴致勃勃地谈论夜总会小姐使用心得、性病治疗经验什么的,但自己并不恨他,还从他那里体验到了满满的父爱。父亲的第一个情人曾带着小白脸上门打了自己的母亲,但这个女人后来得了乳腺癌,被切掉了一只乳房。也“不知道是不是游泳时走光的那一只”?


感觉她喜欢乱搞的父亲真的成了人生大赢家。连自己不愿意借钱给他打发掉小三的事情最后都变成了好事:他父亲不久又生了一个儿子。这篇文章得受到多少玩世不恭的男人们喜欢啊。


在《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一文里,她讲到自己的剧本被圈中大腕看中,决定投资几千万力捧此剧,且保证可以上某某卫视。消息传出,各路人等前来巴结。但得知自己的这部剧上不了卫视后,这些势利的巴结者一下子都消失了,让自己很失落。但转念一想,“事实就是这么残酷,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功利不好吗?”她的结论是:功利非常好,因为你牛,你才值得攀附,你要是不牛,人家当然要抛弃你。“功利的背后,不就是告诉我们真正的游戏规则吗?”“一想到规则这么透明,我就非常安心。”“更重要的是,功利的背后,它承认的是你的努力。”“你越牛,机会越多”。


这种思想在她的《你一点儿利用价值都没有,谈什么人脉?》里得到了再次阐述。


瞧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丛林法则思想?人跟人难道只有利用价值?我们的友爱呢?良善呢?怎么全不见了,变成了赤裸裸的利益考量?


还有诸如 “我们深知世界的复杂、黑暗和荒谬,依然选择面对复杂,保持喜。”“这个世上,只要你敢,再大的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之类的谬论,就不一一批驳了。


咪蒙说自己26岁进入南方都市报,除了工作中的采访和写稿之外,每周至少要深度阅读两本严肃书籍,看5本杂志、追最热的美剧日剧韩剧、刷几部电影,写四篇专栏,内容涉及历史、亲子、影评和情感。


感觉已经是一位超人。


每周至少深度阅读了两本严肃书籍,怎么还把文章写成了这样?


咪蒙文字浮夸,情绪化,让我不得不怀疑其虚构的一面。弄一点戏说,放一点网络语言,加一点玩世不恭、带生殖器的口头禅。内容上,商业、小资、影视、公司、追剧什么的痛点都有了。连分行很多都是一句一行,文化快餐格式,网络浅阅读口味。

其扭曲的价值观,小资的情调,变态的成功学,散发铜臭味的功利心,很迎合世人的心理需求。就是这样的一个毒写手,却被誉为“国民励志女作家”,还形成了“咪蒙现象”,真是奇哉怪也猫了个咪的气煞人也。


能发财、成功、享乐就好。罔顾道义承担,哪管原则信念?


在咪蒙们的思想丛林里,狼群出没。


陈 果


等待她的,迟早会是一只飞来的臭鞋。

这些年,网络里的大神小鬼出没无常,按了葫芦起了瓢,撵走恶狗来了狼,让人防不胜防。


在良性规则缺失和大众文化水平还没有得到有效提升之前,这种现象将会反复出现。

我大约是去年偶然从媒体上知道复旦有个网红教师陈果的,但没怎么留意。春节前的一天晚上,我喝了点酒,无意中看了陈果的一个讲课视频,无法忍受其披着学术和思辨外衣却又似是而非的胡言乱语,便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辱骂她的文字,大意是说:“陈果的反智言论真让人恶心,有机会见到陈果,一定要扇其耳光”云云。第二天,感觉这样说一个女人有些不妥,就删了。


不久,咪蒙的事情爆发,这让广大网友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同质化的毒鸡汤熬手陈果,于是紧跟着开始一起讨伐陈果。


可以说,陈果是被拔出萝卜带出的泥,大家本来还没关注到她。或者说我们很多人各有其事,没空搭理这些人。结果咪蒙事件一出,让大家也想到了陈果,也就顺带着灭了陈果。



陈果是谁?我不知道,相信很多人也不知道。那就网上查查她吧:

陈果,女,1981年出生于上海,中共党员。复旦大学哲学系博士,加拿大温哥华UBC大学RegentCollege访问学者。


2005年2月—2008年6月在复旦大学哲学系基督教哲学专业攻读博士。2008年6月至今在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工作。现任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任课教师。


那么,陈果是怎么引起众怒的呢?


引爆的由头是一个短视频,陈果在里面说:“学会与黑暗和解,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


此言一出,骂声一片。但可别以为仅仅说错一句话就会遭到攻击,骂陈果和于丹在北大被轰下台一样,有一个积累、发酵、最后爆发的过程。相信在此之前,很多人已经开始反感和批评陈果了,只是还没形成气候。



为了更真实了解陈果其文,我试着阅读了她《好的孤独》一书。


这本“集结了很多孤独者对生活、对生命、对自我、对世界的困惑与追问”的充满哲思的书到底写了些什么呢?


且看一段“人性的问题,终究是人心的问题;人性的弱点,终究源于‘内心的软弱’。相对,那些我们人类所共同敬重的品质,比如意志、勇气、谦逊、豁达,等等,无一不是基于‘内心的强大’。意志源于心智坚定、不可动摇;勇气源于内心无所畏惧;谦逊源于心存敬畏;豁达源于心胸宽广。要摆脱人性的弱点,除了使内心逐渐强大,我们别无他途,而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人的自我完善,就是一个人的生命修行。”


谈孤独论人性等等的哲理思考,早有培根、蒙田、罗素等先哲充满理性和高度的严谨论述。到了陈果这里,没有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进一步提升,反而变成了等而下之、实用的庸俗社会学凉拌。其表述看似正确,害处则是庸俗化、浅薄化了学术和思想,降低了学术性。陈果的很多话都缺乏严密的逻辑性,臆想胡说的成分多,在方法论上更加落后,因此对思想也就更加有害。陈果之害即在此。


想想很多年青人经过多年寒窗,浪费了那么多青春,总算进到大学,没有得到真理的指点、学术的探索、事业的建构、人生的启悟,得到的却是陈果这种毒师的误导,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大学生的家长们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再来看看她的一些视频。她习惯性弓着身子手舞足蹈扭来扭曲的肢体语言不是她的缺点,她的思想才是。


她论孤独时说:“孤独往往因为自成世界、自成体系,所以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圆融’的高贵。真正的禅者一定是圆融的。印度教里恒河边的冥想者,他就是圆融的。道教里能够达到冥想以至于羽化者,他们都是圆融的。同时,他们都是孤独的。孤独者是一种完整的状态,它没有缺失的遗憾。”


这段话就是典型的缺乏学术素养的胡言乱语,毫无逻辑。其立论就站不住脚。孤独怎么就自成体系了?什么叫真正的禅者?如何界定?恒河边的冥想者你怎么就知道是圆融的?你怎么从这些人的行为里推导出他们都是“孤独”的?真是一句一个硬伤,经不起推敲。


还有很多类似的言论,就不一一批评了。


陈果的文章比咪蒙要好,其中有些文字写得也还不错,但并无创见,无非是对自己阅读记忆的复录,是对他人言论的摘抄。这些属于“正确的废话”,不见其思想能力和文学才华,但也无害。


但陈果是学哲学的,且是在高校教书育人,还是有关思想的。居庙堂之上,那就要干德以配位、学以配位的事情,否则就是毒害年轻人。


陈果却把哲学零敲碎打,浅薄化、情绪化一番后,变成了伪思想、伪哲学、毒鸡汤。


她和于丹有着类似的大学老师身份,因此害处也类似。她们的很多言论,缺乏逻辑支撑,缺乏严谨的学理。似是而非,混沌不清。看似高深而实则浅薄。

《百年孤独》的开头写到:“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仿写一下:多年以后,复旦学生站在书架面前,准会想起毒师陈果为他们讲课的那个愚昧的过去。


文化打假


三毒女的毒汤,一定有人还会继续去熬。

于丹、咪蒙、陈果们的走红是因为心灵鸡汤。心灵鸡汤本来是中性的,可如果里面掺了迷药,那就是精神毒药了。


中国式的有毒鸡汤为何会受到欢迎,这要从中国的大环境里去寻找根源。


社会环境:中国有很多社会问题,这些都造成了很多人的困境。他们需要成功学、快乐学为他们营造幻想,以便看不见那深埋脚下的深坑;他们需要从厚黑学、狼道里寻找谋略,以便在丛林法则缝隙里攫取他们想要的名利;他们最需要的还是如何做人的“技术”机巧,诸如忍、宽容、不生气等等,以便在这个不讲规则的社会里获得最大好处。故毒鸡汤一出,深得一些人的心。


文化环境:虽然我们有幸打开了国门,学到了数理化生物学等诸多基础科学,但我们的人文环境未有根本改善,我们有深厚的“传统文化”,这导致“中国式思维”早已深植于我们的思想深处。它们隐藏在书籍报刊深处,弥漫于街谈巷议之中。因此,有关国学及做人机巧方面的教导一出,就会戳中我们的内心。


精神生态:国人的精神生态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尚处于低端。多数人还在为生活挣扎,为物质焦灼,渴望攫取财富,几乎把发财当做唯一的成功标准。他们忙于囤积货物、饲养肉体,还无暇仰望高空。他们的心灵环境因此也是恶化的。所有关于成功、功利、谋略等方面的教唆,都会和大众不谋而合引起呼应。


诚所谓什么样的土壤长出什么样的植物。国人的精神生态只要不改善,毒鸡汤随时都会被熬得满满的。

三人的毒鸡汤有个共同特质,就是循循善诱于他人进行自我心理麻痹、回避现实,很少有直面真相、勇于批判的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她们的文字和言论也都缺少逻辑理性,流于臆想。


有时是华丽的文学修饰,有时是装模做样的释怀,有时是似是而非的彻悟。


她们把这个世界以自我麻痹的方式进行轻化,卸去了重量,也卸去了追问。

 

于丹、咪蒙、陈果三人虽然都在熬毒汤,但危害各有不同。


于丹和陈果都是伪学术加毒汤。《论语》之流学术味并不重,主要还是社会学,所以于丹在学术上的危害略小,精神上的毒害略大。陈果的毒汤少了点,但学术危害更大。此三人水平最低也最毒的则是咪蒙。


三人的言论中虽有不少可取之处,但无法掩盖其整体知识架构的低劣和价值观的扭曲,这才是她们的最大危害。


网络能让人快速成名,网络也让人变得透明。网络还提升了民众的思考鉴别能力。那些经不起推敲的言论以及有害的思想早晚会被我们抛弃。


世间有一种悲哀,叫做我们听了于丹和陈果们的课,看了咪蒙们的书。


别了,于丹。

别了,咪蒙。

别了,陈果。

别了……那些依旧会前赴后继热火朝天赶来的毒鸡汤熬手们!

魏克写于2019.2.


-END-



编辑  发贴时间2019/02/19 04:45pm IP: 已设置保密
 该主题只有一页

 顶端主题管理精华 | 固顶 | 取消固顶 | 提升 | 锁定 | 解锁 | 删除 | 移动 


© This foru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any registered or unregistered users in this forum
中文版权所有: 加西论坛  版本: LB5000II v20211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 Regina 里贾纳华人网-加西论坛 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