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进入加西论坛! 客人:你好!登陆 | 注册 | 忘记密码 | 搜索 | 帮助 | 申请版主 您现在的位置是加西论坛       

卡城新闻 社区消息 即时新闻 加国新闻 加西新闻 爱城新闻 萨省新闻 焦点杂谈 回国发展 军事天地 体坛纵横 海外文摘 加中贸易 情感画廊 保健美食 女人话题 难得一笑 音乐诗画 休闲旅游 时政论坛 移民政策 宗教信仰 时尚秀吧 爱城生活 网站建议 工程交流
加西论坛 移民茶馆 加西商机 留学生涯 温馨生活 少儿乐园 原创精华 精华转贴 加西热贴 生活导航 精华诗苑 摄影集锦 网庆征文 地产知识 站务公告 萨城论坛 里贾纳坛 大温世界 山东同学 天津同乡 艺术中心 风筝专辑
信息中心 房屋租赁 旧车买卖 二手家具 电器电脑 日用商品 求职招聘 电脑红娘 定居指南 生活咨询 城市介绍 房屋市场 车来车往 精华旅游 移民协会 学生学者 专家协会 中药协会 江浙上海 加中商会 原创视频 其它信息















































點擊轉換 繁體中文 論壇

 加西论坛
 精华转贴 [返回]
   后宫甄嬛传小说(全本) -- 完结 
标记论坛所有内容为已读 
>> 精华转贴欢迎您的到来 << 

发表一个新主题 回复贴子 开启一个新投票   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后宫甄嬛传小说(全本) -- 完结  回复贴子 保存该页为文件  本贴有问题,发送短消息报告给版主  加入个人收藏&关注本贴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肉包
 



威望: 0
级别: 正厅级
魅力: 100
经验: 500
金钱: 45846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932
总共回复: 623
发帖总数量: 1555
登陆次数: 499
注册日期: 2013/07/08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第545节:算来一梦浮生(大结局) (5)

  窗外有和煦的风,秾丽的春色一蓬一蓬盛开在金色艳阳下,绿肥红丰,满目秾艳娇娆。我目光清澈如静湖无澜,“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润儿并非我亲生,我如今置于太后之位,多少人怕我动了私心来日行废立之事废黜润儿。我已推了垂帘之嫌,更要安置好涵儿,以免来日两宫生出嫌隙,伤了母子情分,也可免涵儿卷入帝位之争,毕生不安。只有出嗣旁支,永无继位之可能,才能保住涵儿永生平安。”

   玉娆深深懂得,颔首赞同。

   午后,我已困倦,在颐宁宫长窗的紫檀榻上轻眠些许,梦见玄清依旧清朗温和的笑容,他轻抚我的额头,“嬛儿,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你害怕。”

   我在梦中惆怅,“如果那一年在甘露寺我们可以远走高飞,我并不稀罕太后之尊。”我停一停,不觉含泪,“你可知道,我终于下旨,让涵儿承继你的血脉。”

   他颔首,“我一直视他如子。”

   他浅笑离去,飞雨逐花。

   我怅然醒转,眼前是颐宁宫陌生而华丽的殿宇,重重珠帘外,有一只燕子轻悄悄飞过,低婉一声。炉中乳白的香烟如一脉游丝幽幽细转,昏黄的斜阳一抹拂过九龙影壁,落进深深庭院。空落落寥无一人,我才惊觉自己已是一朝太后。

   我不过三十余,已是一朝太后。

   太后?我凄然轻笑,再多荣华富贵,不过是披着华裳的孤魂野鬼一般的女子。

   发怔许久,才唤进宫女伺候梳妆。小允子见我醒转,方进来悄悄在我耳边道:“太后,凤仪宫的宫女来回话,今日朱氏听得礼乐炮声,问了是否是新帝登基。”

   我瞧着铜镜里端正的容颜,不觉冷笑,“她还惦记这个?”我徐然起身,“哀家有多久没见朱氏了?”

   小允子俯首回话:“五年了。”

   我盈盈一笑,“今日皇上登基普天同庆,哀家也该去问候故人。”

   小允子劝道:“凤仪宫空落许久,朱氏名分未定……”

   我理一理衣上流苏,“如何没有定她的名分?”我一笑,“是了。只怕她也惦记着名分未定,所以记挂新帝登基。她还有一丝盼着是齐王登基么?还是想若是晋王身登大宝,或许会赦她出凤仪宫,还是会复她太后名位?”

   小允子忙忙陪笑道:“她是痴心妄想!太后留她性命至今已是宽仁无比。”

   我静静道:“去吧!”

   凤辇去得又稳又快,春光如织锦披离,叫人情愿沉醉。凤仪宫外四时花卉如新,金栏玉殿沉静伏在翠柳娇花之中,一点也瞧不出里头已是禁闭十一年之地。

   时光荏苒若流星,一别经年,不知朱宜修已是如何面貌?

   正寻思间,里头的宫女早已得知我要来,朱漆宫门缓缓打开,一溜跪了一地宫女内监。我凭着十余年前的记忆,扶着小允子的手迈进凤仪宫,过了花苑,过了雕花长廊,东侧的偏殿含光殿,西侧的凉风殿,一切如旧。似乎还是昔年景象,我含笑,朱宜修也的确还是昔年的皇后。

   逐渐接近曾经熟悉的昭阳殿,“嗖”地一声从地上飞起几只鸽子,扑棱着翅膀飞得远了,洁白的羽逐渐融进深蓝如璧的天空。我问掌事的宫女,“皇后还是像从前一样盯着这些鸽子看吗?”

   那宫女诚惶诚恐道:“早些年是,如今她眼睛不大好了,便不像从前那样成天望着这些乱飞的鸽子。”她战战兢兢看我一眼,又道:“依太后娘娘的吩咐,这些鸽子老了就再养,总要活蹦乱跳爱飞的那些。”

   我赞许地看她一眼,“很好。”

   她引我向前,“她就在里头。”说罢为我推开殿门,后退几步。昭阳殿里的光线有些暗,我一时有眼盲的错觉,看了片刻,方借着洞开的光线瞧见朱宜修的身影。

   她背对着我坐在窗下,窗早被木板钉得封死了,只留下一个透气的小口子。她依旧梳着端正的凌云髻,那是皇后才许梳的发髻,亦是她往日最爱。明黄朱紫正色的皇后凤衣整齐穿在身上,只是那颜色早已旧得狠了,细看下有些仓惶的稀皱,似她这个人一般,每一毛孔气息都透着过时与颓败的潮湿霉气。

   她静静道:“是你来了吧?”

   我笑言:“你依旧耳聪目明。”

   她淡然:“今日是登基大典,除了你,谁还有闲情逸致来看本宫?”想是许久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声线有一丝掩藏不住的枯涩嘶哑,“而且你没有成为太后,又怎会再来看本宫?”她转身,面容的颓败让我在一瞬间有难掩的震惊,她已经那样老,头发已经全白了,早已簪不住华丽玲珑的步摇。

   她摸一摸脸,自嘲道:“本宫老得已经吓到你了么?外面那些人和泥胎木偶一样,即使本宫浑身是血,他们也不会多看本宫一眼。”

   我微微一笑,“不怕,谁都会老。”

   她走近我,微眯了眼细细端详我的脸孔,“你还不老,望之如二十许人。和本宫心里一直厌恨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

   我恬和地笑,“劳您牵挂多年,哀家亦很荣幸。因怕您忘了哀家的样子,所以不敢老去。”

   她的目光陡地凌厉,停驻在我青丝云鬟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拨开我的发髻一捻。她一惊,“你已有那么多白发!”她侧首沉思,“本宫记得你不到四十岁。”

   我拢一拢发髻,平静看着她,“还好,发髻梳得高,品儿手巧会得染黑,不细看也瞧不出来。”

   她缓缓笑起来,起先只是一缕笑意,渐渐笑容渐浓,终于扼制不住笑出声来,“甄嬛,看来这些年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还好。再不好过,如今也好过了。”

   我早已吩咐了人不许跟进来。外头小允子听得动静,终于按捺不住赶了进来,正见朱宜修笑得不止,不由怒喝道:“大胆!竟敢在太后面前失仪,还不跪下!”

   朱宜修冷冷瞧他一眼,只那一眼,便尽显皇后应有的高贵风仪。“皇帝即位,她是生母便是圣母皇太后。昭成太后懿旨‘朱门不可出废后’,皇上未曾废后,本宫依旧是先帝正宫,如今便该是母后皇太后。母后皇太后是东宫,圣母皇太后是西宫,嫡庶有别,过了这些年,还是该她甄嬛拜见哀家才是。”

   良久的沉默,她的气势风度一如当年,仿佛还是那个高高凌位于凤座之上的皇后,等我跪拜如仪。

   我的笑意似一朵稀薄的花。小允子会意,“娘娘好糊涂!先帝生前太后已是皇贵妃,摄六宫事,位同副后。如今登基的四殿下并非太后所生,怎会有圣母皇太后、母后皇太后之别?当今皇上只尊咱们这独一无二的太后。”

   皇后浑浊的眸光如利剑般倏地一亮,“你说什么?登基的不是皇三子?”她似不可置信,“你竟不让你自己的儿子当皇帝?天下竟有你这样的母亲!”

   我轻轻拨开她的手指,曼声道:“当皇上未必是天下第一得意事。先帝生前受了后宫几多算计,连他自己也算不清楚。哀家可怕极了自己的儿子将来娶上您这样的皇后,算计得先帝几乎断子绝孙。”我轻笑看她,“皇后,您息怒。”

   她缓缓吸一口气,旋即恢复素日的淡定高远,沉稳道:“无论是哪位皇子登基,哀家都是太后。即便会被你甄嬛困在昭阳殿一生一世,哀家也是太后!名分之数,不是你甄嬛可以改变。”

   “您放心。皇帝纯孝仁厚,必定不会不顾您的名分。”我笑盈盈觑着她,“昨日哀家已与新帝商定,依旧尊您是皇后。礼部连徽号都拟定了,便是‘温裕’二字。温裕沉密,最能彰显您的品性了。”

   朱宜修素日沉静如石的仪态在一瞬间如潮退去,她厉声喝道:“你好毒的心肠!兄终弟及或弟终兄及才能尊先帝正宫为皇后,哀家为皇帝嫡母,你竟压哀家为皇帝平辈,岂非叫世间笑话皇家无法度尊卑可言?”

   “还有一样您忘了说,若先帝正宫是当今的晚辈,那也只能是尊为皇后另居别宫。所以,您若以为哀家压您为当今的平辈或晚辈都无妨。”我笑颜温婉,“而且世间之人也不会笑话!宫中多年只知哀家而不知皇后,皇后实在不必担心是否有人会耻笑皇后。你只需自己心安即可。”





    


编辑  发贴时间2014/03/06 03:54pm IP: 已设置保密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肉包
 



威望: 0
级别: 正厅级
魅力: 100
经验: 500
金钱: 45846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932
总共回复: 623
发帖总数量: 1555
登陆次数: 499
注册日期: 2013/07/08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第546节:算来一梦浮生(大结局) (6)

 她惊怒交加,容颜似要破碎的布絮,颤抖而狰狞,“昭成太后要先帝亲口答允‘朱门不可出废后’,先帝尸骨未寒,你竟敢压制正宫如此!他日你与先帝黄泉相见,将以何面目面对先帝与昭成太后!百官竟能容许你如此践踏先帝颜面!”

   我端然坐上她素日升座的凤座,以目光凌驾于她,缓缓道:“哀家这样做正是秉先帝旨意,顾全先帝的颜面。先帝的确答允昭成太后‘朱门不出废后’,所以您还是皇后,以后也一直都会是皇后,连死也不会改变。先帝说过与你‘死生不复相见’,若你成太后,他日必得与先帝同葬陵寝,岂非要先帝食言,魂魄不宁。而且,他日即便到了黄泉,想必先帝也不会与你相见的,所以你实在无需担忧以何面目见先帝,因为在先帝面前你早已无面目可言。所以哀家会按先帝生前所言,先帝与纯元皇后同葬景陵,你死后以贵妃之礼葬入泰陵,与早死的贤妃、德妃作伴。”我以手支颐,漫不经心道:“你是先帝生前最厌弃嫌恨之人,百官绝不会有异议。何况,你长久以来都是有名无实的皇后,顶皇后之名以贵妃礼下葬,也很合宜。”

   她怔怔地,微干的嘴唇喃喃地张合,“死生不复相见?皇上真的这样说?”

   殿外春意迟迟,无尽春光似一幅工笔描绘的画卷,我的声音在着温然春意里显得格外清冷,“先帝恨毒了你。你害死他毕生最爱的纯元皇后,害死他那么多孩子,他肯保全你皇后的名位已是勉强,怎愿再见你歹毒心肠。”

   她的目光如冰锥,似要将我身体戳裂,“到底是先帝恨毒了我,还是你恨毒了我?”

   “没有温裕皇后,何来今日的甄嬛。哀家能有今日,全是由皇后您指点历练,自然感恩戴德,尽力保全你此身荣华。”我低低道:“只是哀家已是太后,秉承先帝旨意就得替先帝成全你,他日史书工笔,乾元朝有四位皇后,却只有三位太后得享太庙祭祀。先帝会让你生生世世都是皇后,永不超生。”

   她不语,绝望的气息迅速淹没了她。仿佛一息之间,支撑她身体的所有力量被一丝丝抽走,她缓缓走到方才的窗下,软软跌坐下去,再无声息。

   我环视昭阳殿,富丽缠绵的雕画显得空洞而死寂,缓缓道:“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里日月长。昭阳殿,当真是好地方。”我扶住小允子的手离去,再不回顾。

   次日大典,皇帝封端贵妃为端康贵太妃,德妃为和敬德太妃,贞一夫人为贞怡太妃,欣妃为欣恭太妃。我在颐宁宫含笑受礼,亦安排下寿祺、凝寿、长寿等宫予她们居住。礼仪甫过,却见小连子匆匆赶来,我还以为是贞怡太妃不适,便问:“是贞怡太妃又哭晕过去了么?”

   德太妃眉间微生悯意,举起绢子点一点眼角,叹息道:“燕宜为了皇上龙驭殡天伤心得水米不进,若弄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欣恭太妃忙笑道:“二殿下已去陪着开解了,贞妹妹顾念儿子,也必会保养身子的。”

   二人正议论,小连子附耳低语几句,我微一蹙眉,只道:“知道了。”

   德太妃问我:“怎么了?”

   我伸手按一按发髻上因素服而佩戴的白银簪子,淡然道:“温裕皇后薨了。”

   德太妃手中端着的茶盏一动,几乎洒了出来,“什么时候的事?”

   小连子道:“是昨日半夜,心悸而死。宫女发现送进去的早膳不曾动,才发现出了事。”他声音一低,“来报的宫女说温裕皇后的身子都僵了,可是眼睛仍睁得老大,死不瞑目。”

   欣恭太妃不掩嫌恶之色,“大好的日子,真是晦气!”

   贵太妃眉毛也不抬一下,淡淡道:“该怎么做便怎么做,不必费事。”

   德太妃微微一笑,“皇上虽然年纪还小,只是也该考虑着迎几位妃嫔入宫了。当年贵太妃不也是昭成太后早早鞠养在宫中的么。”

   我漫然而笑,倦怠地倚在椅上,“是呢。等过些日子也该打算起来了。听闻殷大人家的女儿月镜与皇帝差不多年纪,十分懂事……”

   窗下有微风过,引来上林苑弦歌声声,有年轻的歌女轻柔地唱着: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

   采苦采苦,于山之南。忡忡忧心,其何以堪!

   汝心金石坚,**冰雪洁。拟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朝云暮雨心云来,千里相思共明月!

   我侧耳倾听,信手拨起搁在身边的那具“长相思”,有流畅的琴音缓缓流出若秋水潺涴。

   往事茫茫倾覆,我忽然觉得,这阙《山之高》,早已唱破了我的一生。

   周遭安静极了,仿佛人人都被这旋律浸染,只是默然倾听。良久,德太妃才轻轻道:“先帝驾崩,宫中不宜见乐声的。”

   我淡然一笑,“无妨。毕竟有新帝登基之喜。”

   晨光融融清美,我倦然微笑,已经是正章元年了。

   浮生恍若一梦,乾元年间事,皆是旧事,弹指刹那尘烟。

   横汾旧路独自渡,空余红颜映残阳。

   我转眸,颐宁宫富丽华堂,空庭寂寞,日影渐渐向晚,满壁斜阳空。

   尾声

   后来,我的予涵被过继入清河王府,再后来,润儿和涵儿都有了自己的孩子。

   数十年后,润儿的孩子没有孩子了,涵儿的孩子,我的曾孙便被迎入宫成为新帝。

   只是那时的事,我再不知了。

   孩子们自有孩子们的人生。而我的故事,已经完了。

   浮生一梦,不过如此。





  


编辑  发贴时间2014/03/06 03:55pm IP: 已设置保密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meigigibo
 



威望: 0
级别: 办事员
魅力: 100
经验: 500
金钱: 1144 刀
来自: 保密 
鉴定: 已设置保密
总共发表: 0
总共回复: 13
发帖总数量: 13
登陆次数: 1
注册日期: 2017/12/18
消息 查看 搜索 好友 复制 引用 回复贴子回复 

 
工厂网址:https://ggpiju.com







编辑  发贴时间2019/03/29 09:48am IP: 已设置保密
 本主题共有 55 [ 49 50 51 52 53 54 55 ]

快速回复主题: 后宫甄嬛传小说(全本) -- 完结
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用户名: 没有注册?  密码: 忘记密码?

显示您的签名?
有回复时使用邮件通知您?
使用表情字符转换?
 预览?是 

 
 顶端主题管理精华 | 固顶 | 取消固顶 | 提升 | 锁定 | 解锁 | 删除 | 移动 


© This foru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any registered or unregistered users in this forum
中文版权所有: 加西论坛  版本: LB5000II v20211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 加西论坛 立场无关